渣男小说

首页 > 武侠情色

仙慾风流 1-10

高速视频高清不卡视频边看边啪Xvideo破解高速X视频成人抖音凤楼信息隐私短视频成人APP破解

  第01章、初至承坤   霜棠是被人推醒的。   他之前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睁开眼醒过来,就看到眼前一片碧蓝的天空。   周围有风吹过枝叶的声音,还有一群飞鸟掠过头顶,一切景象都和他躺下去 之前的场景不一样。   「霜棠,妳怎幺睡在这裏,要快点去广场,今天是掌门亲自给内门弟子授课 的日子。」旁边的人轻轻摇了摇他肩膀,担心地问:「是不是睡迷糊了?还是被 太阳晒中暑了?」   霜棠转头,一个与他差不多大的少年一脸担心地蹲在旁边,漂亮的眼睛裏都 是担心。   被对方过于热情的眼神吓到,又不好意思问这裏是哪,霜棠支支吾吾了一阵, 最终还是妥协,「我睡过头了,我们快去广场吧。」少年微微一笑,点头道: 「好!」说着,就把他从草地上拽起来。   看不出对方那幺纤细的小胳膊,力道居然很大,霜棠被他拽着,走得踉踉跄 跄的。两人手牵着手,看到自己的手臂又变回原来的白皙肤色,霜棠不由得有些 好奇自己到底穿越到了什幺地方。   没错,他穿越了,在看到远处一座座雄浑大气的楼阁宫阙之后,他果断抛弃 了「不小心跑进古装剧片场」的愚蠢想法,确认自己真的穿越了。   他睡着之前还在宿捨呢!   对方拉着他走过一间间花园殿阁,绕到林间林荫道上,直向半山腰的广场跑 去。霜棠想了想,决定还是不要暴露自己是穿越者的事实,也不要胡乱询问对方 什幺事。   毕竟刚才对方说了,他们参加的是掌门给内门弟子授课,要是一不小心暴露 了什幺,就算不会被当成姦细除掉,相信自己下场也不会太好。   「妳说,掌门会说些什幺无聊的长篇大论呢?」他有目的地扯开话题,想提 前从少年这裏探听到一点风声。   「不要这幺揣度,既然是承坤两门的内门弟子才能参加的,想必都是重要的 事……」少年声音有些颤抖,裏边包含了浓浓的不安和紧张,很快就引起霜棠的 惊觉。他本想问清楚是什幺事,眼尖的瞟见对方通红的耳尖和羞赧的面容,心裏 的好奇突破天际,巴不得是什幺门派秘辛八卦,好让他长长见识。   「我们师父也会去,想必无甚要紧的。」   霜棠点点头,跟着少年跑到广场,果然,那宽敞的广场上此时已经聚集了不 少人,看起来是门派弟子的队伍,却被分成两队,一群是蓝白衣袍,一群是紫白 长衫。   蓝白衣袍的人数明显较多,大概有三十人,紫袍却衹有寥寥三人,加上霜棠 和少年,才有五人。   两人回到队伍裏站好,霜棠有些紧张地应承周围同门的招呼,不由得对一些 事有些上心。这个门派是按照颜值来收徒的吗?为什幺他的师兄们都长得那幺漂 亮?   「霜棠,待会人多也不必紧张,按照妳所学的慢慢来便可。」一位有着漂亮 丹凤眼的青年转过头来,并未束起的长发在风中飘扬,配上那副谪仙似的容貌, 让人挪不开眼。   霜棠呆呆地点头,得到对方胡乱地呼噜了一下头发作为回礼,「小师弟真乖。」   原来他在他们之中排行最小啊……   人群前的高台上摆了一张座椅,旁边站着四个人。为首的一位一身白衣,满 头白发,样貌英俊而气度威仪,看样子在门派中地位不低,是个人物;其中一位 青年长发未束,紫袍广袖,体态十分风流,看着他们的眼神中带着怜爱。其他两 位,一个面无表情,冷峻如冰,一个笑得痞子似的,皆都是好样貌。   那个为首的青年上前一步,开口道:「众乾门弟子听训,门派双修秘法之事, 想必大家已知,承门内弟子需得谨记,无论哪门弟子,若在门派境内,衹能在坤 门山内行双修之事,承门各处,如见宣淫,其罪当诛。如今坤门衰微,衹得五名 弟子,众承门弟子需对其爱护有加,不可强迫他们!」   坤门?双修?霜棠惊讶地看了看周围,下意识摸了摸自己屁股,动动腿,很 快地,他便发现,自己的身体好像有什幺地方不一样了……   「双修之法,守精固元大家已知,为了让大家在修炼时更为事半功倍,我与 三位长老决议,现场指导大家一些双修姿势。」   随着对方话音才落,霜棠惊讶地抬头,瞬间面红过耳!   那位紫衣华衫的青年早就温顺地脱了鞋袜亵裤,衹留外衫鬆垮垮地耷拉在胳 膊上,露出白皙圆润的肩头。   他大大方方地坐在那张特制的太师椅上,如同爱情动作片裏的淫蕩女优一般, 将白皙修长的双腿抬起来架在扶手上,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腿间在光天化日之下, 展示在众人面前!   「就用坤门玄池长老做例子,给妳们示範如何与坤门弟子交合欢好。」   那白衣青年走到玄池长老身后,撩起青年的头发,在对方洁白的颈上轻轻一 舔,从后边伸手向前,抚过对方胸前的红缨,一路游走到对方腿间那不属于男子 该有的器官上。   所有人都下意识屏息,目光直勾勾地盯着高台那幅淫靡的画卷。   那衹使坏的手在花朵上轻抚着,伴随着男子刻意压抑的喘息声,终于不负众 望地用双指撑开两边的小花瓣,将那水淋淋的粉色小洞展现在众人面前,指头按 了按上边的小核,不出意料地,洞口开始有水流出。   「嗯哼……不……」玄池虽然说不,被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的羞耻感却让他 比以往还要敏感,衹是说话的功夫,肉棒就慢慢颤抖着立起来了。   「乖……」   手指移动着,伴随众人若有实质的目光,一点一点地进入了那个温热的小洞。            第02章、四人之戏(h)   「坤门门下弟子都是雏儿,所以第一次不可鲁莽,需小心应对。」掌门嘴上 说着正经的话,手上的动作却是淫靡下流之极。为了让弟子们看清细节,在旁边 甚至有一块一人多高一人多长的方正铜镜,映出的正是玄池的腿间。   此时他的中指已经完全进入玄池体内,轻轻一勾,众人便看到玄池身子开始 细细密密的颤动,扭腰摆臀,一副痛苦难忍的样子。而他腿间那被手指微微撑开 的花穴裏涌出一股淫汁,将掌门手掌淋得湿透。   原本玄池安稳搭在扶手上的双腿开始抖动僵直,似乎要闭起,掌门左右一使 眼色,旁边两位长老快步靠近玄池,在两边压住他的腿,以半强迫的姿势,将他 的腿牢牢固定在椅子扶手上。   玄池身子挣了挣,感觉一直埋在自己体内的手指突然飞快抽出,又一下猛地 戳进肉穴裏,正戳在他骚心上!「轻点……嗯……」   「轻点?妳巴不得本座重一点才好。」手上的力道猝然加重,用一衹手指连 续抽插了几下,回回戳到穴心,掌门看到身下人的目光渐渐朦胧,连原本仅有的 一丝清明也消失殆尽!又增加了一根手指,仿照交合的动作用力戳刺,「玄池, 妳不会衹靠手指便能高潮射出来是吧?」   腰肢早就软成一滩水,呼吸急促而粗重,玄池口中渐渐有了淫声,迷醉地摇 着头,并不回答那番话。   他感觉到自己的花穴被两衹手指撑开成椭圆,裏边粉色的嫩肉蠕动着暴露在 众人眼光下,在自己弟子面前宣淫,即使已经教过很多坤门学生,这还是头一遭! 「流水了……别看……」   垫在身下的衣服已经被花穴裏流出来的水浸得湿透,如玉的脚趾蜷紧,玄池 靠卧在椅子上,裸露在外的肌肤浸出细密的汗珠,墨发都黏在满是情慾脸上,显 现出一种柔美淩乱的美感!「呜呜呜……啊……嗯……」   「叫出来,要让弟子们听到,这样他们才知道怎幺做才能让坤门弟子舒服。」 掌门用力揪住他左胸前的乳头拧动拉扯,手指也从两根增加到了三根!   玄池摇头,他们几人平日裏的闺房之乐,说些淫词浪语也就罢了,怎幺能在 弟子面前说出来!   「叫出来。」说话的是那位冷峻严肃的长老。他此时低头吸住了玄池右胸的 乳头,一衹手握住玄池阴茎,先是用大拇指搓搓前边颜色漂亮的龟头,将前端尿 孔裏溢出的淫汁尽数抹在玄池下身,那几处地方弄得水淋淋的。   另一个一脸痞笑的长老则伸手插进了玄池后边的阳穴,一衹手解开了自己的 腰带,将那儿臂粗的阴茎释放出来,直指玄池脸颊,「宝贝儿,妳也摸摸我的。 这可是待会要把妳肏哭的宝物。」   「别说了……别说……唔……」玄池下身三处敏感要命之处被人亵玩,此时 大脑空白,被调教已久的身体痉挛抽搐,一股灭顶的舒爽感席卷他全身,上下牙 齿都兴奋得颤栗,不由得将双穴缩得更紧!   「夹得好紧,我就喜欢妳这种外表正经,内心骚浪的淫妇!被这幺多人看着, 小穴居然还能一边咬着我的手指一边流水。」掌门贴着玄池的耳边低声呢喃,微 抬他肩膀让他透过三人之间的空隙瞄到下方。   那些乾门弟子面红过耳却丝毫不移开目光,有的人裤裆部分明显凸起一块, 上边浸出一大块水渍!   坤门的弟子个个目瞪口呆,纷纷袖手挡在身前,有的脸上多了几分期艾,好 奇地紧盯着自己目不交睫。   他们在看我!意识到自己的模样都被看光,那些原本清澈的眼睛此时布满情 慾,玄池双穴一缩,最后一道道德防线终于被击溃,伸手握住左右两边的阴茎用 力撸动起来!   「叫!叫出声来!越淫蕩越好!」笑得痞子一样的长老吊梢眼一利,两边肉 棒一动,都戳到玄池脸上,甚至龟头都撞在一起,引得下方的人一阵惊呼!   面前就是他爱得神魂颠倒的肉棒,玄池失焦的眼轻轻眨动,「玄火……」他 伸出小舌舔舐面前两根粗长程度不分轩轾的肉棒。这一动作犹如引爆炸药的火星, 埋在他身体裏的两衹手同时用力,双穴被撑开到最大,动作也从一开始的温柔变 得急促而粗暴起来!   越来越多的水从花穴裏流了出来!   水声啪次啪次地响,本来应该是热闹的广场,这次安静得衹有淫靡的声音!   「呜呜呜……不……舒服……好舒服,插到骚穴裏了……唔唔……插太深了 插到骚心了……」屁股在椅子上扭动起来,液体顺着嘴角滑落,玄池身体颤抖更 加剧烈。脸上的淫液带起丝线连到旁边的龟头上,他的眼角流出欢愉的眼泪,张 开嘴将旁边玄海的龟头含进嘴裏不停地吞吐舔舐。   发觉到对方即刻要登顶,三人加快了手中的动作,说些令人羞愤的话去刺激 玄池,让他更加放浪!   「浪穴又紧又暖,真想把它肏烂,肏到合不起来,裏边满满的都是我的元精 和尿水,让妳走路的时候裤子都湿哒哒的,让别人都知道妳有多骚多淫浪……没 有男人的屌就不能活……」   「奶头好吃。」   「玄池,妳射出来,让大家看看妳射精的表情。」   「呜呜呜……太快了……会喷出来……骚穴要尿了!被捅得好舒服……要去 了,要升天……呜嗯……要……要喷淫汁了……被手指姦到喷淫汁了……快出水 了……嗯!」   众人都被那几声拔高的浪叫勾去神魂,衹看到掌门伸出双将对着他们的花穴 分开,一道水柱从裏边猛地喷出来!   旁边的铜镜将一切都清晰地呈现在众人面前,大家轻易能看到裏边纠结蠕动 的粉红色软肉,还有在跳动的小肉豆。   灭顶的快感让玄池拱起腰肢,阴茎喷出白精落了自己一身。然而没等他腰肢 重新落回椅子裏,玄火已经凑上花穴,用力吮吸舔咬,将水淋淋的小花唇舔弄得 翻出来,舌尖刺进穴裏,瞬间又把玄池送到了新的境界!   「舔我……用力……把我的骚穴舔化……流水……让我变成一个蕩妇……后 边也要……」   白眼直翻,嘴角流下涎水,前端的花穴连续奔涌出液体,溅在玄火脚边。玄 池是第二次泻出阴精,破碎不成调的尖叫有大半被卡在喉咙裏,眼睁睁地看着两 股白浆袭上自己脸面。   身上胸前都是自身喷出的阳精,他还未从舒爽的高潮中回过神来,已经被两 人扶到一边的软垫上。            第03章、登顶巅峰(h)   「下边是教妳们如何进入坤门弟子体内,如果前戏做足,双穴已经得以放鬆, 进入便比较容易了。」   玄池腿软手软地被架到旁边的矮榻上,掌门衣衫齐整地盘腿坐在上方,衹在 腿间露出一根粗壮狰狞的肉枪。肉枪上方的小洞汩汩吐着淫液,十分可怕。   他接过玄池,将对方转为背对向自己,双手揉揉那两坨圆润柔软的软肉,将 之往两边拨开,对着众弟子,「妳们所见的这个肉穴,即为阳穴,阳穴不若淫穴, 虽然也会有淫汁流出,但却是极少的名器才会有,这裏边有一处妙地,若是待会 顶到,能叫一个正人君子变成淫娃蕩妇。」   众承门弟子低声耳语起来,纷纷瞟了一眼坤门弟子所在。   被那一群饿狼一样的目光盯着,坤门弟子个个都有些脊背发凉,却因羞耻紧 张,变得更为敏感。   霜棠身边的少年扭了扭腰,突然发出一声媚叫,弯腰用力按住自己腿间,身 体颤抖地蹲了下去!   「妳怎幺了?!」霜棠急忙要扶住他,却见少年坐在地上打着冷颤,手指缩 在嘴边,一脸舒爽淫浪的模样。   一股腥骚的气息从他下身传来,他红着脸,万分舒爽地长长呼了口气。「我 ……我出来了……淫汁和元精一起……」少年低下头捂着脸,慢慢站起来,霜棠 这才惊觉对方下身居然不着片缕,青砖地上湿淋淋的一大片水渍,裏边还浮着白 色的元精,都是他的杰作。   旁边的承门弟子裏传来一阵骚动,直到台子上的掌门轻咳一声,坤门的弟子 才自觉地互相搀扶站好。   霜棠自己也感觉腿间有点湿。   他是gay,虽然生平最大的愿望就是有巨屌把自己肏到爽,但从不滥交, 也不爱看花穴,突然自己身上多出了女子才有的器官,并且变得更敏感,也不知 道是福是祸。   「这便觉得爽了?待会若是被两根肉棒插穴,妳们还不爽得尿出来?」掌门 轻轻一笑,将玄池阳穴掰开,粗长紫红的肉枪慢慢往裏挺进。他英俊的眉眼裏带 着掌控一切的得意,用力拍了拍玄池白肉乱颤的臀部,猛地抓住对方的腰将之按 下!   紧窄的阳穴瞬间将肉枪吞没至根,玄池仰头无声地张口,身子一颤,失力地 将全部的重量都压在了掌门腿间!「捅到阳心了!好深……要把阳心捅破了…… 嗯嗯嗯……不……浪穴要被肏烂了呜呜呜……」   玄海坐到两人对面,撑开玄池双腿,让他两腿间的裂缝所在变得更为突出, 扶起自己的肉枪,直接朝裏插了进去!   「呜——!呜……不……好涨……太快了……要死掉了……要被肏死了…… 不……」在两根肉棒插入穴裏的同时,玄池一阵浪抖,浑身发冷,得不到安抚的 阴茎流出一股淡色的浆液。   登顶了……要死了……胸前的乳头被人舔弄亵玩,有人把手伸进他嘴裏搅动 他的舌头,阴蒂被人搓揉拧动,独独真正需要安慰的肉棒,得不到一点眷顾。   「肉棒……唔……」嘴被湿淋淋的龟头顶住,阳心与骚心被狠狠地戳到变形, 玄池再也不能维持一点清明,扭腰摆胯,如同一个妓女一样浪叫起来!   「肏我……亲哥哥……夫君……啊……啊……大肉棒……干得我好舒服,两 个浪穴都在喷水……龟头顶到骚心了……破了……要把骚心顶破了……大肉棒要 把骚穴戳破了!要被哥哥们把淫穴戳破了……啊……啊……啊……舒服……要爽 死了,要被亲哥哥插死了……嗯——!」   仿佛在回应他的浪叫,两根肉枪变得更加坚硬火热,隔着薄薄的一层肉,在 体内同时撞击,抽出,肌肉撞击的声音开始急促而响亮,将玄池下身搞得泥泞一 片,阴毛被精水淫汁湿透,结成一绺一绺的,挂着被插成白沫的淫汁,更显得可 怜。   「好棒……好舒服……两根大屌同时肏我的骚穴……骚穴被涨得满满的…… 快……用力……把我肏坏掉,肏破这个浪穴……骚穴……」玄池骑在两根肉棒上 挞伐,主动将自己的屁股往两人肉枪上送,眼裏已经没有一丝清明。   他挺胸膛,将涨成一座小山的奶头送进面前玄海的嘴裏,「吸我的奶……哥 哥……把奶水都吸出来,我要给妳喂奶!」   「骚货!」   「我是……」一根阴茎塞进玄池嘴裏,他迷醉地吞吐那根紫黑的大屌,将龟 头在潮红的脸上搓来搓去!「要吃师兄的元精……嗯……舒服……好爽……骚货 又要喷淫汁了……」   掌门压抑着自己急促的呼吸,伸出舌头舔舔玄池的耳垂,「玄池,现在是在 哪?妳在干什幺?」   「这是……在……广场……嗯……」穴道裏的肌肉突然剧烈的痉挛起来,仿 佛无数张小嘴在吮吸两根肉枪,那种销魂蚀骨的绝妙感觉差点让两人丢盔弃甲! 「呜呜呜……在广场……在广场弟子们面前……啊……啊……被师兄们姦……姦 弄嗯……蕩妇两个骚穴……嗯……射给我,把元精射进我身体裏……」   被肏弄到直翻白眼,玄池双眼失焦地大声喊出来,「要被肏射了……在弟子 面前,蕩妇被肏射了……骚穴被夫君肏出尿了……」   铜镜裏,两根肉枪猛地加快速度,下边的阴囊上下弹动,摩擦着肉穴周围, 似乎也要跟着挤进穴裏去!   伴着三人一声声粗重的喘息,阴茎一次比一次的用力冲刺,穿擦磨蹭着那从 毫无缝隙的紧致嫩肉,巨大的龟头犹如怒龙出海,劈波斩浪地穿过穴裏的淫汁浪 水,不断的撞击在花穴的子宫与阳穴的阳心上。   这一次交欢将近迎来最高潮!玄池面容染上了一层酡红,媚色蕩漾的水眸半 睁半合,本能地抬起双腿紧紧勾住玄海的腰,像抓住慾海裏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被迫迎合三人的索求!   慾望不断攀升,在众目睽睽之下交欢的快感令他发狂。额上的汗水滴在小腹 上,最终流进与玄海交合的地方。「呜呜呜……快尿了……要被肏尿了——!」   随着两人最后同时深深的一击,他能感到玄海的龟头撞进那未完全发育的子 宫口,低哑的声音叫不出来,衹能紧紧闭上双眼。后穴的肉枪将阳心撞得酥麻, 那根巨大的肉棒将阳心顶弄挤压,速度越来越快,力道越来越重,最终一个顶进 了子宫,一个顶进了阳穴深处的阳心上!   升高到极致的慾浪终于打下来,将四人席卷着,推上巅峰!   子宫口猛地缩进扣住肉枪头部,后穴猛地绞紧蠕动,用力吮吸,一股又一股 滚烫灼热的元精狠狠打在了他体内,将他烫得浑身颤栗!   「哈嗯……哈嗯……」玄池呼吸近乎停止,吐出嘴裏的龟头,嘴裏发出含混 不清的呻吟喘息声。   他感觉到自己正从天上坠落,那种完完全全被侵犯,把自己本性赤裸裸地暴 露人前的快感让他大脑一片空白!他被困在两个雄壮的怀抱之间,四面八方都是 淫靡腥骚的气息,几乎将他全身都染透,浸淫到他骨血裏。            第04章、耳光响亮(h)   阴囊和阴蒂被人扣住轻揉,玄池仰面脱力地躺在掌门怀裏,面前的玄海抽出 肉枪退开,花穴空虚难耐地缩合了一下,很快的,另一根蓄势待发的肉枪就这幺 直直撞了进来!   「……玄……玄火……」   「师兄可是说过要肏尿妳。」玄火抬起他的双腿架在自己肩上,将全身力气 都放在两人联结的地方,用力压了下去!「现在是谁在肏妳骚穴?」   「是玄火……师兄……嗯……」被掌门从后揽住,亵玩自己的阴茎和花核, 玄池还沈浸在前一次高潮的余韵裏,无力地喊了几声,还没準备好便被迫带上了 新的巅峰!   坤门的弟子睁眼看着那根肉枪在自己师父体内大力进出,捅进去都带出一汪 淫汁,都不由得想象要是那根进入自己体内,自己能不能受得住。   玄池扶着玄火肩膀,后脑被玄海揽住,凑近自己腿间那根半软的肉枪。玄池 连张口的力气都没有了,朱唇半启,衹能吐出一点舌尖,舔弄那水光润滑的龟头。   三人仿佛约好了一般大力挺动,同时六衹手刺激玄池全身上下的敏感处,直 到一股微黄的液体对方他阴茎裏流出来,淅淅沥沥流了一榻,花穴裏满满的都是 两人的元精,这一场以教学为名的荒淫性事这才作罢。   两杆肉枪慢慢从体内退出,龟头离开穴口时仿佛被挽留似的,发出「啵」的 一声轻响。   玄池身下的肉穴已经完全合不上,两个深邃的水红色穴口稍稍一动,便有白 色的元精从裏边溢出来,划过敏感的腿根,惹得他又是一阵闷哼,闭着眼睛喘息, 心脏扑通扑通跳得剧烈。   他休息一阵,勉力爬起来,凑到掌门腿根,张口含住那根满是淫汁浪水的肉 枪吮吸清理。   高台上性事渐歇,广场上的弟子们却都意犹未尽,有的承门弟子故作镇定地 掩了掩自己腿间的尴尬部位,眼睛却不由自主地瞟向坤门弟子那边。   五个坤门弟子,除却一开始就泄了身子的少年,其他两人莫不都是羞窘地掩 着腿间。   霜棠站在几人之后,早在之前就看到有师兄把衣摆团起来夹在腿间磨蹭,聊 以自慰。此时那位师兄仿佛力气被抽干一般微微将双腿放鬆,腿根处的衣摆便重 新垂落他身后,褶皱上边被淋上一大片水渍,不用想也知道,是师兄身体裏的淫 液。   周围男性元精独有的腥骚味越来越重,压抑极低的带着慾求的喘息声完全充 斥着他的耳边,霜棠眼神渐渐迷离,舔舔嘴唇,下意识想把手伸到身下。   他刚才也看得兴起,阳穴和骚穴都流了不少水,夹紧双腿时亵裤被紧紧勒进 穴口,将阴茎与花穴压得十分舒服。他转过头去,借着广袖的掩护轻轻扯鬆亵裤, 指尖一阵潮意,竟是把整个裆部都浸湿了。   花穴与阴茎得以放鬆,他鬆了口气,伸手按在自己身下压了压,强自将想排 泄的快感压了下去,身子打了几个寒颤,倒是轻鬆许多。   周围的师兄的手掌都被袖子掩着,但看那动作,定然也是在自行纾解,人人 轻皱眉头媚眼如丝。倒是那丹凤眼师兄站在最前边,一直挺立如竹,一动不动的 也不知在想什幺。   霜棠不愿再乱想扰乱自己心神,抬眼撇开目光,便看到高台前的铜镜裏玄池 下身上下三处孔洞淫水齐流的画面。   掌门看到众人慾求不满的神色,十分满意这次引导双修的结果,抱着晕过去 的玄池,对面前面红耳赤的一众弟子道,「若是看明白了,要行欢好之事便去罢。」 说完便和另外两人御剑消失。   本来还有些私语声的广场上如今是彻底安静下来,整个坤门地界,已然无一 会约束他们的长辈在。   霜棠没想过自己师门居然是这幺一个开放而厚颜无耻的门派……他后退了几 步,想趁机逃开,没想到对面那些承门弟子已经走上前来,将他们师兄弟几人围 住。   三十位俊俏青年,若是放在穿越前,霜棠一定乐得打开大腿,衹是这次,他 怕了。   坤门与承门的关係在他看来更像是青楼与嫖客的关係。   但不像一夜情那样,付了钱,要断就断的一干二凈。整个坤门的弟子像个玩 具一样被人亵玩,还要与被迫承受他人修仙祈愿的负担,这让他感到恐慌。   像发现自己小师弟的不安,丹凤眼少年眯了眯眼,挡在霜棠面前。   对面有人大着胆子询问能不能与霜棠欢好,丹凤眼少年嘴角微勾,朝那人柔 媚一笑,扯下了自己腰带,露出粉雕玉砌般不输自己师父的完美胴体,「我家师 弟衹有12岁,妳们可不许欺负他。」   在场得入承门内门的亲传弟子,早被自家师父耳提面命地叮嘱多次不能欺负 坤门弟子,不衹不能欺负,若是外人欺负也要想办法帮忙揍回来。眼看面前这位 容貌精致的小师弟不愿与他们欢好,大多数人亦听从地不再看他,转身去寻找自 己中意的坤门弟子。   霜棠来不及阻止,那位丹凤眼师兄已经被一群人簇拥着抱过去了。   眼看着面前的师兄们都被扯进广场边的花园裏,衹有之前与他一起的少年已 经被人扒了衣服,摁在原地张开大腿朝众人现出自己早已湿透的的私密处。伏在 他腿间的承门弟子仔正细地按照掌门所授为他开拓双穴。   被对方突然拔高的叫声吓了一跳,霜棠低头要走,腰上一重,竟然是被少年 拽住了衣衫下摆。   「霜棠……嗯……后庭有经过训练……啊……前边的穴儿……却是第一次… …都没破的……妳要小心……」那双目光,虽然迷离,却是坚定地看着一处。   霜棠顺着对方目光一看,旁边不远处两个承门的师兄一直在徘徊没有离开, 色眯眯地看着自己。   那两人不怀好意的眼神太过明显,霜棠估摸着要是自己离开,他们能后脚就 跟上去把自己强了。   少年已经被肏得衹能浪叫,花穴都被舔开,两瓣小花唇被人捏住轻轻往左右 拉开,被肉枪进入了一半。   霜棠看着两人相交合的地方,慌乱地闭紧眼睛,下一秒自己腰上一重,那少 年尖叫着狠狠地拽了自己一下,眼角泪珠滑入发鬓裏,浑身软肉发颤,仿佛在经 历很强烈的痛楚——「别怕,不痛了,不痛了……抱歉,在下……在下莽撞了… …」为少年破瓜的承门弟子有些慌了神,笨拙地安慰怀裏纤弱漂亮的人。肉枪带 出花唇的鲜血缓缓滴在地上的白袍上,被一汪淫水化开,靡丽而凄美,少年微微 抬头,看到一片落红,一扫之前的淫浪模样,哀伤地闭上眼。   旁边有人道,「听说姑娘在洞房花烛的时候也是会痛的哩,妳就当是在洞房 花烛好了,反正这个贱货早晚是要被千人骑万人肏……」   话音未落,他便感觉自己脸上挨了重重一巴掌!              第05章、埋下祸根   是那个一直作壁上观的坤门弟子打的!   身为承坤门中的内门弟子,身份何其尊贵,何曾有人敢对他动手!   而面前这个坤门弟子,说得好听些便是道侣,说不好听的便是炉鼎,如此下 贱的存在居然敢打他,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承门弟子霍然站起怒视霜棠,眼裏的阴鸷暴虐显露无疑。   一个冲动便动手打了人,霜棠心裏也有些打鼓,但看到对方扭曲的脸,暗想 计划能提前实行,面前这个贱人出现的时机真是再好不过!打定主意,他突然叫 起来,义正词严,「我要告诉师父,说妳侮辱他门下弟子!一切由师父做主,让 他评理,我这一巴掌,甩得是对是错!」   一听事情要捅到明面上去,那个弟子果然暴怒,一对粗眉几乎倒竖起来,撸 起袖子朝衹高到他胸口的矮小少年走过去,「妳当真以为我不敢打妳?!」   「霜棠!别……」   「有胆一巴掌打死我!」等的就是妳出手!面容精致的少年下巴一昂,不退 半步,站得更加笔直,眼裏战意炽热。他完全是在故意激怒对方!   那个承门弟子果然暴躁地抬手,抡圆了一巴掌朝他回敬而来!   霜棠微微一笑。   他甚至连倒地的姿势都计算好了!就等对方动手!   啪!!!   「霜棠!」   霜棠感觉一股巨力袭上自己面颊,脸颊随着那股巨力转开,扭头的角度甚至 超过了人体最大的角度负荷,头颅和颈椎之间的筋肉发出被扯断的哀嚎——!   眼前的景物仿佛被扔进滚筒洗衣机裏,身体撞上广场旁边的花圃,他狠狠砸 在地上,随即嘴裏呕出一口鲜血!   鼻腔裏有些温热的液体流下来,他趴在地上,脑袋晕乎乎的,视线开始模糊。   双方的力量说不上悬殊,但方才承受那一巴掌,他完全没用上内力,如此一 来,受的便更重了!   「霜棠!妳怎幺样了!别吓我,我这就去找师父……别吓我……咦?妳…… 妳干什幺!」   视线模糊间,他看到那个打人的承门弟子趴在地上,接而自己身边的少年离 自己越来越远,似乎是自己身子变得轻飘飘地飘在半空。   果然是自己托大,要死了吗……他微微笑起来,又呕出几口鲜血,眼前终是 一黑,没了意识。                 ***   再醒来时是在床上,霜棠看到帷帐外燃着明灯,寻思原来重伤并不能让他回 到原来的世界。他略微惆怅地动了动身子,故意弄出了点响动。   屏风外的人听到动静,立刻急匆匆地跑进来,清俊的脸上一片慌乱之色,正 是坤门的长老玄池。他坐到床边,先是给霜棠把脉,将真气输进霜棠身体试图催 动爱徒身上的伤口愈合,接着试探地问:「霜棠,觉得如何了?」   霜棠眨眨眼,看了对方许久,抽开手有些敬畏疏离地问道:「请问妳是……」   玄池满脸的关怀瞬间僵在脸上。   他甚是和蔼地道:「我是承坤门下的玄池长老,妳受了伤,且在此处安心休 息,我去去就来。」说完让霜棠睡下,身形一动便蹿出屋外。   在小院门外,承坤门掌门正押着一个人在外等候,抬眼看到自己师弟气冲冲 地走过来,不禁有些愕然,「那孩子吃了玉炼丹,应该无事才是,妳这是怎幺了?」   「我的徒弟,失忆了!不认得我了!」玄池居高怒视地上如家畜般趴着的青 年,略带媚色的眼裏全然衹剩下狠辣,「妳对霜棠所为之事我都听靖溪说了!没 想到妳竟恃强淩弱,还将坤门门下弟子视为炉鼎毫无愧意!」   「别气,妳那爱徒身子无事就好,妳多陪陪他说话,兴许就能记起来了。」 掌门拍拍玄池后背,安抚下对方的暴怒,朝身后一直呆在树丛阴影道:「把他的 修为废掉。」   玄池一怔,声音微微高了些:「赫连回来了?」   「这小家伙就是赫连送回来的。」   似是在回应他的话,从树影裏走出一位身着蓝白衣袍的俊美青年,恭敬地朝 他抱拳行礼。「见过玄池长老。」   青年身姿出尘,戴着头冠,剑眉入鬓,眼若流星,眉间一簇红纹,更衬得那 张脸俊美非凡。师徒两一个气度威仪如皇族贵胄,一个孤傲出尘如谪仙白鹤,共 立一处,简直让人挪不开眼。   发觉玄池目光落在自己爱徒身上太久,掌门不悦地轻咳一声。赫连昊苍自然 明白自己这个醋坛子师父的意思,提起那弟子后领正要走,没想到对方突然全身 真气暴涨,一下子将束在手脚上的绳索给全部挣开!「掌门!您真的要为了一个 炉鼎与我东裏一族作对吗!」   这一声叫嚷可以说是中气十足,东裏长云有把握自己的靠山一定能将对方震 慑住。   一听是在人界中声名赫赫的皇族旁支姓氏,赫连昊苍眉峰一挑,露出个颇为 意外的表情,而玄池亦是吃惊。   虽然修仙之人不干预红尘俗世,但这并不代表双方之间没有互相往来。   修仙门派依仗凡间的灵石草药,寻找资质出色的弟子,凡间借他们的能力, 或多或少平息一些灾祸妖患,两方各取所需。若是不小心与皇族之人交恶,虽是 旁支,但也对自己弟子今后行走凡间有所不便。玄池攥紧拳头,忍了忍。   听到外边玄池沈默下去,霜棠轻敛眼睫,暗自在心裏记下了这个姓氏。东裏 一族……那是个什幺势力?   「那就废去修为扔后山喂野兽去吧。」掌门云淡风轻地扫了眼地上簌簌发抖 的青年,「承坤门好歹也是修仙界一方名门,怎幺会怕区区凡人?」   玄池惊愕地抬眼,看向旁边的男子,得到后者肯定的眼神,心裏一阵欣慰。   东裏长云原本得意的神色顿时僵在脸上,他扑通一声朝掌门跪下,颤声求饶, 「掌门……掌门饶命!」   掌门袖袍一甩,并不说话。   东裏长云心裏霎时冰凉一片。他何尝不知掌门的行事手段!对方一向说到做 到!   自己怎幺就会天真到对方被威胁会服软?!他心一横,索性站起来指着掌门 色厉内荏地大吼:「妳……妳们……我们东裏家不会放过妳们的!尤其是那个小 贱人!我要杀了他!杀了他!」   一听自己门下弟子受辱,玄池怒不可遏,正要动手,旁边赫连昊苍身形一动, 抢在他动杀招之前袖风一震,将东裏长云掀翻,袖中一根铁索后发先至,若有鬼 神牵引一般捆上东裏长云的颈项,强行把他往后山拖去!   声音渐行渐远,玄池有些担心地问掌门,「掌门师兄,这幺做会不会……」   「赫连他自有分寸。」掌门抬手给玄池捋了捋头发,眼神柔和下来,对他道: 「妳去和霜棠说会话,今晚来我房间修炼。」   一番话说得自然无比,玄池脸上绯红,瞪了他一眼,快速转身走进院子裏把 院门合上。                 ***   霜棠安静地靠在床头,肚子饿得咕噜咕噜响,见玄池端了一个碗进来,双眼 一亮,有些急切地问道:「玄池长老……那是……」   「蜜水,喝了妳便不饿了。」   霜棠不知自己躺了多久,口干舌燥,忙端过来一饮而尽。液体入口清甜微凉, 仔细品尝还有一股花香,十分好闻。霜棠有些意犹未尽,抿抿嘴双手捧碗递给玄 池,吃饱喝足,是该干些正事了,「玄池长老……我为何在此地,我父母家人呢?」   玄池接过碗,眉间闪过一抹黯然,但面对对面那双纯良的眼睛,又不想隐瞒, 便将两人相遇的事都说了出来,试图唤醒霜棠的记忆。   霜棠与玄池相谈到深夜,把自己想打听的基本上都打听清楚了,这才与玄池 辞别,闭上眼,浑浑噩噩地睡过去。   不管如何,明天是他以新身份生活的第一天,他不想出什幺幺蛾子。

高速视频高清不卡视频边看边啪Xvideo破解高速X视频成人抖音凤楼信息隐私短视频成人APP破解